和其光,同其尘。

对某些洗脑包的吐槽

我真的是越来越恶心mxtx粉和wx无脑粉了。
呕。

零一二四:

不是粮,不知道算不算污染tag,不行回头删。


最近糟心事太多,心塞到动笔写小论文去了。


没有文化,没怎么反复刷原著,不引用原文,就是个人观感。


一 【魏无羡】


其实魏无羡的性格真的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一类——太跳也太不要脸了。
但是我喜欢魏无羡。
不管他的性格与我的爱好如何南辕北辙,他的品格在那里,我就喜欢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些人就喜欢抹黑主角洗白反派,反面角色一有机会就拼命洗白,标准套路一,童年悲惨;标准套路二,都是别人的错。正面角色有一点污点就大肆宣扬,没有污点也要创造污点,比如我以前在别的地方看到的最炸裂的三观舍己救人=自私自利:女主舍己救人——为了救与自己不相关的人不顾自身安危——没有考虑万一她死了她家人和男主的心情——自私自利。
总之关于魏无羡,骂来骂去三句话,一是英雄病,二是忘恩负义,三是对不起江澄。


英雄病啊……举个例子吧。
敌人入侵,然后有一座城的守军拼死抵抗,最终还是没能守住。外族占领了城,因为被拦了很久火气重,所以屠了城。
差不多吧?
难道还要说“当初就不该反抗就该举城投降说不定就不会屠城了”?如果谁说得出来我给它(没打错)鼓掌。
你说百年前我们为什么要抵抗呢?打进来的时候就该投降啊,不就是低人一等吗?不就是殖()民()地吗?能活啊,说不定不会死那么多人啊!
何况某些人的逻辑是“如果魏无羡不救绵绵那么死的就不会是江家人”,言下之意死的是别人,别人(比如绵绵)爱死不死,只要不让江澄余生一人就行了……就这还自诩三观正?
到底什么时候,救人变成了一件应该被指责的事情?


黑魏无羡害死江家夫妇的。套用我cp的话,为什么不去骂温家?为什么要来骂魏无羡?因为他不逞英雄不救蓝忘机不救绵绵温家就不会对江家下手?求求了温家是什么讲道理的家族吗?魏无羡不出头温家就会放过江家?你这就好像说二战的时候德国想打哪国打哪国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打我们就行了帮别的国家有什么好处——啊对最开始某些国家确实是这么干的,史称绥靖政策……结果上过历史的人该懂吧。


为什么说魏无羡忘恩负义?因为他和江家决裂。他为什么要和江家决裂?因为他要保温家人。那他可不可以不保温家人?
可以啊,【没有做过恶事还对他有大恩的】人向他求救,他就该一脚踢开人家明哲保身。真是好三观正好知恩图报呢。
江家的恩是恩,温情温宁的恩不是恩?
也对嘛,反正温情温宁也不过就是萍水相逢的救命之恩而已,怎么能和养·育·之·恩相比呢。
至于温情温宁救人被发现会不会有危险?哎呀这不是没被发现吗,没发生的危险怎么能叫危险呢。


呵呵。


关于江澄。
化丹剖丹谁欠谁说也说不清楚,单纯从结果看,损失完全是魏无羡背负的。但是做人不能只看结果啊,从过程上来说,江澄也好魏无羡也好,他们做下选择的时候,是真·心·为·对·方·考·虑没有人去想谁欠谁,如果这种一定要算清楚,是不是连蓝忘机相关也要算一算?也没见叽粉哭哭啼啼戒鞭烙印二十年单相思多次救他性命满腔好意被辜负啊,不把这算进去不是因为夫妻一体(喂)而是因为他最开始就是自愿的并不求得到回报,化丹剖丹同上。
另一方面,宋岚晓星尘换眼事件几乎是这件事的翻版,照这种逻辑,白雪观被屠他失明起因确实是晓星尘,可为什么有人一边骂宋岚一边骂魏无羡?双标?嗯?
说魏无羡害得江澄孑然一身,魏无羡自己也算家破人亡了谢谢。
那也是魏无羡的亲人,说江澄怎么惨怎么惨,想过这件事对魏无羡自己的伤害吗?他还多一重自责和愧疚,也很惨的好吗?


关于祠堂。
我有了个很喜欢的人我想带他去见见我尊敬的长辈有错吗?至于是不是合规矩?魏无羡他不是一向不在意规矩的吗?至于在意规矩的蓝忘机……放在他那里单独讲。
至于在祠堂大打出手……嗯,还是举例子。
你妈当着你的面对你女朋友各种人身攻击,你就听着啊?
何况江澄还不是魏无羡他妈。
何况那时候蓝忘机还不算魏无羡女朋友顶多算好友+女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对应一下上面的例子)。
一个帮了你很多忙、你对他有好感、还一直觉得人家高岭之花不该下凡的人,当着你的面被人辱骂,脾气爆发很难理解吗?


关于不夜天。
个人觉得不夜天不叫屠杀,叫战争吧。
一对三千的战争。
不夜天誓师,誓师什么意思?即将要去打仗先聚集一下。他们参与的时候就该知道有危险啊,那后果就该自负啊。
因为我没敢仔细重看不夜天,所以如果当时在场的真的有无辜路人,算我这一条作废。


但是这一条我觉得还是要说的。神经病杀人还得算特殊情况呢,魏无羡当时那个精神状态离神经病也不远了吧?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也有区别,金子轩被杀是死于过失杀人,死在莲花坞那些鬼修才是死于故意杀人好不好?


声明两点。
第一,我并没有说魏无羡就什么都没错。他有错,太过骄傲,太过莽撞,不考虑后果。前世后期处事偏激,不经主人同意进入祠堂也是没过脑子,而且真的挺对不起师姐一家的。
第二,我也没说江澄不能恨他。我觉得江澄恨他挺顺理成章的,但是这不代表站在上帝视角的某些人,可以上纲上线就辱骂魏无羡好吗?共情太深了吧!


二 【蓝忘机】


相对来说,蓝忘机话少,心理活动更少,但是什么“背景板攻”,什么“就是为了魏无羡存在的”,我呵呵你一脸。


感觉很多人到处刷的蓝忘机和我知道的蓝忘机并不是一个人。


第一条,蓝忘机逢乱必出真的不是为了魏无羡,真的不是啊!《骄矜第三2》里的原话是【只要有人求助,他便会到,从他年少时起,便一直如此】 ,划重点,从他年少时起,并不是从魏无羡死后开始。而且逢乱必出本身的意思是即使乱子很小别人都懒得搭理蓝忘机也会去,按照某些恋爱脑小妹妹和黑的说法,那他不是应该哪里乱子大去哪里吗?把逢乱必出说成是找魏无羡是侮辱好吗?而且一次侮辱两个人——蓝忘机这么做是为大义而非私情,魏无羡更不是会作乱的人。


第二条,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这是同人二设,就算蓝忘机真的问灵,那也不是什么都不干没日没夜问灵;就算蓝忘机真的等,那也是不抱希望地等。蓝忘机十三年真的很忙啊,又要逢乱必出,又要掌罚,又要带小孩(起码思追是他带的),他真的不是怨妇人设啊,不是除了魏无羡就什么都没有啊。


第三条,天天。说真的看见这两个字我已经是生理性厌恶了。实际上并没有天天好吗?番外里魏无羡不还独自带小辈出去夜猎?还要思追去叫他起床?都隔着那么大老远了天个鬼啊!而且全文蓝忘机只说了一次这句话吧?这句话不是他的口头禅啊!一口一个天天C得没有O了啊!到处刷到处刷,是只能记得这句话还是只能看见那什么啊!


第四条,恋爱脑。其实上面三条都可以归进这里,另外还有就是不夜天和祠堂。
首先不夜天,他并没有打死人,是打【伤】三十三个前辈,何况他事后领罚了。领罚的意思是什么呢,他知道自己打伤前辈是不对的,并且心甘情愿为此付出代价。恋爱脑在何处啊?
祠堂……容我吐槽一下吧,你女朋友前闺蜜骂你女朋友还打起来了,你不帮女朋友帮前闺蜜啊?是想分手吗大哥?
反正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蓝忘机就不该进人家祠堂不该打人不该有偏见不该有任何违规行为……不然就是枉为君子。
啊说真的,这是对君子的要求吗?这是对木头人的要求吧。木头人谈恋爱有什么好看的!


准则在心中,道义在心中。有底线,有原则,这才是根本。
当然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重点根本不是这个,而是没有帮着江澄所以就枉为君子了吧。


蓝忘机确实深情,但他并不是只有深情。
说蓝忘机的底线是魏无羡的,ooc同人看多了吧。
他并不是因为喜欢魏无羡,所以觉得魏无羡做什么都对;而是因为魏无羡做的是对的,所以才会喜欢他。
至于不夜天,他说了,愿一同承担。
并不是为了魏无羡什么都不管不顾好不好?


还有一点,我似乎没看见有人反驳。
“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有黑自以为透过现象看本质地说,这和当初霸道总裁文里的“藏在家里不让人看见”本质是一样的,刚好戳中了涉世不深小女孩的点。
我呸。
霸道总裁是什么情况呢,人家好好地能自己过日子(虽然,呃,霸道总裁文的女主或许并不能自己过日子),把人关起来还自觉深情,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让对方只看见自己一个”的偏执想法。
而蓝忘机说出这句话的背景是什么呢?他看见魏无羡身边的危险,想要保护他,想要他好。
“藏起来”并不是“关起来”,而是想要挡住对他的恶意,并非出于一己私欲。
别人都觉得夷陵老祖强大无比风光无限,而他看见了黑暗中隐藏的万丈深渊,所以想保护他。
没人觉得魏无羡需要被保护,连魏无羡自己都是把自己放在保护者的身份。
只有蓝忘机。
而且紧随其后那一句“可是他不愿”是被选择性无视了吗?!即使到这个程度他都选择尊重了对方的意见,他考虑到了“他不愿”啊!
重生之后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回蓝家也并不是想要他怎么样,也只是想保护他啊!你信不信要是到了最后真相大白魏无羡没有喜欢他提出要走他也不会拦的啊!我喜欢忘羡就是因为平等和尊重好不好!


蓝忘机确实喜欢吃醋,但并不是只会吃醋。
他吃绵绵的醋吃了那么多年,然而他救绵绵,后来对着绵绵行礼,都没有过犹豫。
他也不喜欢温宁,但还是在金麟台上为温情温宁说话。
蓝忘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感情也没有影响他的处事,这叫鬼个恋爱脑啊?!


求求去看原著不要脑补过度不要被同人洗脑啊!当初我看到一篇“蓝忘机杀了蓝启仁嫁祸魏无羡就为了把人关起来玩小黑屋play蓝曦臣和江澄还暗中配合”的【】一样的同人文,评论里还全都是“太太写得好还原”甚至恶意揣测青蘅君就是这么干的……我……我真的是……一口血上不去下不来。
就这种眼里糊了哔觉得全世界都是哔的人,都是公认的镇圈太太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按照评论一一拉黑也没别的办法了。


三 【忘羡】


在看小说时,我是个感情洁癖。
站稳了cp,那就不拆不逆。


当初我只看过原著时,女朋友和我吐槽邪教和毒唯的骚操作,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原耽官配都能拆?
然而在某些人身上,我一直都在震惊。
大开眼界。


边拉(瓜)边踩边拉踩,睡遍魔道江晚吟。怨妇白莲祥林嫂,就差脱离自立传。
骚得不行。


嗯,其实我也很不平衡啊。
你看温宁,好日子没怎么过,被人欺负了一辈子。没干过坏事也被牵连,最后惨死。
后来作为凶尸,亲姐姐被自己牵连被挫骨扬灰,几乎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十三年后又灰飞烟灭。
最后也只剩了个阿苑。
亲人俱亡,余生一人。
啊不,他不算人。
惨吧,真惨。


你看温宁,魏无羡当初鼓励了他一句,一直记在心里。为此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冒着大危险偷出尸体救人。
处处帮着魏无羡,被驱使成为杀人工具也没有一句怨言。
魏无羡失控导致他误杀金子轩,姐姐为此惨死居然也不迁怒魏无羡。哪怕被关起来神志不清,十三年后听见召唤还是千里而来。
和魏无羡一起背负骂名,为了魏无羡直面一直避让的江澄。
被江澄喊打喊杀,被蓝忘机看不爽,观音庙受伤多惨烈,也是一个人走。
深情吧,真深情。


为什么温宁总是不能有姓名?


谁不惨啊,谁没有姐姐啊,来啊比惨啊,比付出啊。


开个玩笑,并没有乱组cp的意思。


真的整本书谁不惨啊,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晓星尘宋岚薛洋金光瑶聂怀桑……谁不惨?就某家爱卖惨。


何况比付出谁都比不过蓝忘机。
当然感情这种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忘羡的感情从来不是莫名其妙。在我看来,同窗时期是蓝忘机心动伊始,抹额事件是催化剂,玄武洞是正视感情。魏无羡从一开始撩个不停就已经算萌芽,只不过是这个人明明弯成蚊香思维却比直男还直,一直到后来一路同行才开窍。


觉得这是莫名其妙、凑合、寻找感情寄托的,眼瞎还要怪别人。
再说,一见钟情要哭了。


还有什么原著ooc,重生后是有魏无羡记忆的莫玄羽……不兴人家死过一次冷静下来大彻大悟啊。他本是利剑锋芒毕露,老祖时期是剑上沾血杀气凛冽,重生后便是打磨过后收剑归鞘,本质从来没变。
照这么说夷陵老祖和少年羡性格也差好大呢。
以后黑化别写了,浪子回头别写了,改邪归正别写了,人物性格就不能有变化,不然那叫官·方·O·O·C啊。


说魏无羡对江澄太冷漠的……嗯,他的记忆里就是前不久江澄带人围剿他,他自己死了也就算了想保护的人一个都没有保住。然后再见就是一鞭子抽过来,之后又是放狗又是怎么怎么……魏无羡还要巴巴地凑上去说师妹啊我回来辅佐你了……他是抖()M吗?
……对不起我忘了,某cp同人里魏无羡就是任打任骂跪舔道歉的抖()M。
至于说江澄不想伤害他……某些人是江澄肚子里的蛔虫还是魏无羡会读心术啊。
说真的我觉得他俩本来就不怎么了解对方,经历使他们成为发小和好友,却不能让他们互相了解。
不然魏无羡就该猜得到江澄被抓有隐情,江澄也该猜得到魏无羡不配剑有苦衷;魏无羡不该下江澄面子,江澄也不该逼着魏无羡放弃温家人……
但凡他们了解对方本性,上述事件都不会发生。
看似同道,实则殊途。
仅此而已。


说要不是江澄没开窍轮不到蓝忘机的醒醒吧,魏无羡从上辈子开始就对蓝忘机态度特殊了好吗。还上辈子直男,直得可疑。
魏无羡和江澄,表面性格有相似点,然而核心南辕北辙;而蓝忘机和魏无羡看起来像是反义词,骨子里是一模一样的三观。
说到底魏无羡和江澄就是三观不合,倒也不是说谁对谁错。实际上我觉得换了我在那个位置并不能做得比江澄好,我也会选择明哲保身和迁怒,这是正常的对吧。
可还是会有人站出来啊。
我没有站出来的勇气,却向往站出来的人。
江澄的选择是人之常情,但魏无羡是难得。
我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却不能理解反过来指责难得。


有一种爱情是青梅竹马,但并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是爱情。
我妈有两个好友,同学同事加邻居,后来生的都是女儿。我们三个从小被放在一起养大,另外两家摸得和自己家一样熟,甚至正式认过干亲——按照某些人的逻辑,我们是不是该去搞个3()P?


至于骨科……什么扭曲的爱好。


亲情友情都难得,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爱情。


当然个人爱好也没办法,有些人还喜欢xiu()se、bing()lian呢,但好歹得知道什么叫圈地自萌,圈的是地不是地球,不然我就一句话——
我去你【】了个小杰瑞。


四 【墨香铜臭】


我看文很少关注作者,对墨香铜臭的观感大致在路人和路人粉中间,反正算不上多么真心实意。
但是zzbzq?嗤。


抄袭从来没实锤,调色盘笑得人头掉;营销一说沸沸扬扬,算起成本也是笑得人头掉。
一会儿说抄这个一会儿说抄那个,单单江澄的原型就出了三个,请问难道那三个也是互相抄袭?这个特点像A那个特点像B那个特点又像C,这叫抄袭你在逗我?人物性格就那么多,基础性格更加少,这种拆分求解法哪个角色不能拆?
还没说抄袭只说融梗,实际上是一部分人说抄袭一部分人说融梗,选择性眼瞎。


脱坑回踩,只有一句“村民打架”,说的是粉圈,又不是原作。我还说魔道脑残粉多乱得一比呢,是不是也叫脱坑回踩?
小号骂人刷屏……这辈子没骂过人再说这件事吧,还是说大号直接骂人会比较好?那不就是引·导·粉·丝吗?

一九八七:

受教了👌


摘纪录:



五分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有七分喜欢,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有十分喜欢,那就谁也舍不得说了,憋着。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朱生豪




感谢推荐


【7.27杂谈】浅谈墨圈怪象之作者篇

银河_在作死边缘试探:

长安某:



明明是三流作者却觉得自己应该得诺贝尔文学奖




霉菌:







* 个人观点,欢迎持理讨论。不喜请退出,拒绝撕X,谢谢。
















如果找一样东西来比喻“膨胀”,我首先想到的是埃博拉病毒。从恶如崩,狂妄自满的情绪犹如丝状病毒一般在人体内飞速扩散、大量繁殖,像袭击器官一样袭击作者的责任心,使之变形、坏死并被分解。朝夕之间,灵魂中蠢蠢欲动的夜郎国贼子,便将手悄然搭上其人颈项,将此人改朝换代。
















这个人,指的就是墨香女士。她不仅膨胀,还膨胀得理直气壮。在天官访谈中,墨香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也尊重读者发表评论的权利,所以对于很多不怎么友好的评论,我从来不会去反驳争辩(除非恶意造谣),有读者反应过激,我还会去劝阻。不过这里我还想说说,我可以无视负面评价,但我并不太喜欢所谓的「建议」。 为什么呢,因为写文这事,没写过的人真的就只是纸上谈兵。就像教人写作文,建议人家「用词生动,结构精美」,教人做数学题,建议人家要「举一反三,细心计算」。听上去都没错对吧?但这些都是太笼统抽象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太空泛了。真的要做到,只有一个办法:自己写。而如果「建议」太具体了,比如「这个地方他说话用词应该文雅一点」「这个地方他应该同情而不是漠视」「全部用排比句看起来比较有文采」,这就越界了。”
















对于她这段发言,有一位读者评价得很好(此处引用已获得授权):
















“我觉得MX是在避重就轻——读者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全部都是“笼统抽象”的吗?干扰他人的行文风格确实越界,然而读者们的不满都是因为MX的修辞手法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吗?提意见的读者有多少是字斟句酌分析文章情节与内涵的,又有多少指出的是她语言基本功的问题和结构上显而易见的失衡与崩坏?可她通通无视了,回避问题,偷换概念,强词夺理,自我开脱。余华还曾说过:「文学就是这样,它讲述了作家意识到的事物,同时也讲述了作家所没有意识到的事物,读者就是这时候站出来发言的。」可MX自己看不见深渊,还说看到了深渊的读者越界。对于她的后记,尤其是这一段,我实在是觉得荒唐。”
















——我完全同意。访谈里的这段话,实在荒唐。
















荒唐其一,墨香女士如果真的尊重读者发表评论的权利,就不会说出“我并不太喜欢所谓的‘建议’。为什么呢,因为写文这事,没写过的人真的就只是纸上谈兵”这种话。要知道,实践能力并不代表审美水平。就像有的人虽然不会作画,可他就是能准确地分辨出哪些画作精妙动人、哪些画作粗糙低劣。马哲告诉我们:规律的存在是客观且普遍的。吃的菜多了,即便是不会做菜的食客,也能品评哪些是珍馐、哪些虐待味蕾。看的书多了,即便是不写文的读者,亦可辨别出哪些文字出类拔萃、哪些文字是歪瓜裂枣。
















规律确实要靠实践来探索,然而实践的方式,并非只有“下厨做菜”或“亲自写文”。总而言之,若非已经膨胀到目中无人的地步,那墨香女士作出此番发言,就实在是狗撵摩托车——不懂科学了。
























荒唐其二,则是“我可以无视负面评价”这句话。
















乍一听,感觉墨香可真宽容。然而,读者给出负面评价,是希望得到正视,而不是被无视。拒绝接受非赞美的反馈,这非但不是宽容,反而是狭隘的表现。
















基于此,我认为墨香女士的“不争辩不反驳”,实际上是出于一种居高临下的掌权者心态——“随你们怎么上谏参朕,朕就当看不见。也亏得朕仁慈大度,否则早把你们杀头一百遍了。”
















又或者,是出于某种自以为是的家长心态,把自己当成角色的妈不说,还把自己当成了读者的妈——“管你有没有理,跟长辈顶嘴就是不对的!不过小孩嘛,不懂事是正常的,你说什么我也就当听不见了。当长辈的不跟小孩计较。”
















一言蔽之,我认为墨香将自己的位置摆得比读者高了一级甚至不止。不论发声者有多么认真多么恳切,一旦说了有哪里不好,墨香女士便将其无视。所谓的宽容和尊重,只不过是给自己“轻蔑读者”这一行为戴上了堂皇的冠冕。而在墨香女士看似大度的发言背后,还不知究竟暗藏过多少次嘲讽呢——“要么坏要么毒要么蠢,这些有眼无珠之人也真是可怜。罢了罢了,不与他们计较。”
















更何况,联系第一点中墨香的发言,她既然连看都不看、无视批评,又如何判定发声者提出的建议就一定是大而化之的、不可取的呢?
















再说了,发声者中未尝没有涉足文学创作领域、并对此颇有造诣的人。而墨香一开口,便将发声者全都打成了“没写过的人”,这究竟是故意误导,还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觉得读者的能力就仅限于“读”、而不可能有资格涉足创作呢?
















我还要贴上墨香女士说的另一段话:
















“既然是探索,就不能保证每一步都走得稳。如果我摔倒了,我自己会爬起来。不能说因为我会摔倒,就不让我走这一步,非逼我另一条路,或者要夺走我自己走路的权力。如果实在不喜欢,其实放手就好,我一贯是希望好聚好散。但有的读者比较奇怪,一定要一边不喜欢,一边逼迫自己读,一边发泄负能量,这何必呢。毕竟,你不喜欢,有别的读者是会真心喜欢的。这样你自己也不舒服,其他读者也不舒服,  还会引发掐架,这个时候我就很尴尬。因为人捍卫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人之常情,我不能说拦着读者们不让他们保护自己喜欢的。我很明白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攻击会有多难过气愤,我心疼这些读者。”
















这段发言更是乖张至极。
















引用同一位读者的话来评价(引用已获得授权):








“创作者放飞自我可以有,但是在晋江这个文学创作平台上,阅读者同时也是消费者,在没有质量保证的情况下放飞自我,是缺乏契约精神的表现,是对读者和消费者的不负责。墨香失不失误是她的事情,我包不包容是我的事情,我作为读者,没有非要包容她的义务。我看书又不是签卖身契,凭什么她自立牌/坊我就要拜,胡扯规矩我就得听?”
















乖张之处,亦在于以阴谋论调误导他人。常言道“忠言逆耳利于行”,读者提出意见,是希望作者能够改正,不断完善作品,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然而墨香女士却将再正常不过的读者反馈扭曲成恶毒蛮横的夺权迫害,在刚愎自用的灵魂外堆砌出一个重压之下仍刚毅不倒的受害者形象的皮囊,以博取智昏者们没有原则的同情和狂热者们名不副实的赞誉。
















乖张之处,更在于墨香铜臭得鱼忘荃,不仅对书内角色鸟尽弓藏,还对书外读者过河拆桥——“不喜欢作品,却还逼迫着自己读,这何必呢?”墨香女士只觉得发声者们无理取闹,却未曾想过:说服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极大的煎熬;读者们一次次折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难道不正是顾念着对墨香的旧日情分么?——正是因着《渣反》的洒脱开怀,《魔道》的曲折动人,读者们才喜爱墨香信任墨香;正是因为墨香自己都说了《天官》是一种探索和尝试、“不能保证每一步都走得稳”,读者们才认真分析提出建议进行反馈,希望能够以言为镜,帮助墨香走得稳一些,让《天官》不断完善、变得更好。哪成想墨香铜臭狗咬吕洞宾,觉得是提出意见和建议的读者们没事找事,于是纵容甚至鼓励粉丝们在晋江评论区下凶狠地撕扯每一位发声者。这怎能不寒人心?且墨香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在访谈中将发声者们拉出来绵里藏针地嘲讽一通。其睚眦之心、小人之态,真真是毕露无遗。
















最为乖张之处,则是墨香铜臭将非理性的“喜爱”情绪标榜为普适的秩序准则,有意纵容群体暴力,甚至出言鼓励。“捍卫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人之常情”——此情虽常,却不代表此情有理;非但没有理,还有悖于公平和良心,更对他人造成了深重伤害。可是,从墨香这段发言的最后两句来看,她并未因此产生任何愧疚感与罪恶感,反倒自豪于自己这番装腔作势的真性情—— “我不能说拦着读者们不让他们保护自己喜欢的。”翻译一下这句话:不论是对是错,反正读者喜欢我,他们为我说话,我怎么能拦着呢?
















墨香铜臭明知自己的粉丝数量庞大,且其中大部分年龄偏低、生活经验不丰富,故而阅历较少,思想也不够成熟,普遍缺乏判断力。可她却不采取实际措施进行约束与管理,而是放任庞大的群体蛮不讲理地排泄激愤情绪,并在访谈中如此发言,将本就不理智的受众主体煽动得愈发狂热。如果墨香穿越过,那么我毫不怀疑她所抵达的时空会是两千四百年多前的雅典城邦。我仿佛看到了她像煽动自己的粉丝一样煽动无知人群,蹂躏思想的火花,践踏人性与美与正义,最终以民主暴政杀死苏格拉底。
















而这一句“我很明白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攻击会有多难过气愤,我心疼这些读者”,更是气得人头皮发麻——明明墨香口中的那些名为“读者”实为“卫兵”的人才是加害者,可墨香还觉得他们惨。她简直就像护着王灵娇的温晁一般,只顾着心疼这些狐假虎威的追捧者,却丝毫不在意那些被撕扯谩骂、被糟践了一颗真心的发声者们。“忠言翻为怨,成风在谄谀”,有多少人把一颗真心喂了中山狼,真替他们感到不值!
















总之,遍观原耽圈,像墨香这般膨胀的作者还真是少见。
















怪。真怪。这可真是奇了整整一M78星云的怪。





















矢崎鹤见:

要点脸?????

落墨无离:

我可去你妈的吧!

水清没鱼.佛系女子:

银河_懒癌晚期:

????

洛艺尘_溜了溜了:

???恩将仇报你个狗头啊???

长安某:

恩将仇报说错人了,望周知。

justwe怒杀澄黑:

占tag致歉……

大家去江澄doki的视频里看看吧,真她妈气到睡不着了

求扩散,求大家帮忙举报这个辣鸡澄黑营销号,真的很多标题都很恶心,和江澄相关的视频标题都是在歪曲事实黑江澄。